國家一類資質??中央新聞網站

武漢捐贈名單上,這個曾經的“鬼子專業戶”讓人肅然起敬!

|作者:王陸陽

|編審:王晶晶

疫情仍在繼續。有人勇敢前行,有人善心相伴。

全世界華人的援助之外,各國的捐助陸續到達。

巴基斯坦是舍己型的,以舉國口罩庫存來幫武漢;

俄羅斯是直男型的,放下23噸物資,啥話不說就走,被網友戲稱為實在的“憨憨”;

日本是文藝型的,援助武漢,送一句“山川異域,風月同天”;援助湖北,送一句“豈曰無衣,與子同裳”

……

國家是整體,個人也不含糊。

今天我們想說的,是日本演員矢野浩二。

1月31日,日本演員矢野浩二發了一條微博。照片中的他,正在和工作人員一起打包口罩。

口罩有13萬個,都是要捐給武漢的。

這已經是他的第二次捐助了。此前,他剛和《天天向上》主持團等明星一起,共捐了100萬元人民幣。

武漢,對矢野浩二來說并不是異國他鄉。

對日本有多關心,對中國就有多關切,因為這里是他打拼了近20年的地方。

一個人的東京8年

1974年1月,矢野浩二出生在日本大阪的一個普通家庭。他原名矢野浩斯,既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也是家里最小的孩子。

雖是幼子,矢野浩二卻不是被寵溺著長大。他從小成績平平,身上并無亮點,高中畢業后便放棄學業,打各種零工。

20歲那年,矢野浩二去了一個小酒館。老板和他就是服務員,酒館里只能坐10個客人。客人喝高興后總是說:“浩二你這么帥,不如去演戲。”

· 年輕時的矢野浩二。

他當真辭去工作,去了東京。

日本演藝界競爭很殘酷,演員要么科班出身,要么就得從助理開始做起。矢野浩二只能選后者。

他找到了素昧平生的明星森田健,一邊鞠躬一邊說:“拜托,讓我做你的助理吧。”

· 后來從政的森田健(左)。

森田健答應了,但助理的工作并不輕松:365天幾乎沒有休息,內要做飯洗衣打理院子,外出則是司機和保鏢,每月工資3萬日元(約合2000元人民幣),僅是日本平均工資的六七分之一。

條件很艱苦,但大家都這么堅持著,有的人做10多年,都成不了明星。

矢野浩二也堅持著。

每天晚上當所有的事情都料理妥當,他會一個人呆在車里,讀隨身帶的各種各樣的劇本。“說實話這個時候是最讓我輕松、舒服的時間。”

外面一片黑暗,人們聽不到他大聲的朗讀和表演,那是他一個人的世界。

有時候,車外偶然經過一個人,可能察覺到了,奇怪地停下來看看,矢野浩二立刻條件反射回正常的狀態,害羞地笑著敷衍過去。

那段時間,矢野浩二演過的角色,不是路人,就是死尸。

只有在《午夜兇鈴》系列里,他第一次接到一個有臺詞的角色,全片里的鏡頭只有4個,兩個面部特寫,不足3秒,影片開始不久就被貞子殺死了。

8年東京逐夢,只留下一片灰暗。

“你是那個日本鬼子嗎”

2000年,中國電視劇《永恒的戀人》需要一位日本演員,該片制片人和矢野浩二公司的老板是朋友。在老板的介紹下,矢野浩二得到了出演的機會,從此與中國結緣。

2001年暮春的一天,他第一次來北京。想象中的北京應該是個古舊的城市,但到了之后,仿佛和其他喧囂的大都市沒什么區別。

短短6個月的拍攝,讓他對中國充滿了好感。那一年,他決定只身闖蕩北京,開拓自己的演藝事業。

事業并未如想象一般展開。

那一年正趕上小泉純一郎出任日本首相,國內反日情緒高漲,矢野浩二出了門,連話都不敢說。

他在北京語言大學學了半年漢語,每天上課,回家看中文電視,偶爾做家教,教日語,或者拍雜志廣告,掙一點錢。

兩年多的時間里,一直沒有什么演出機會。那時候的他想,如果真的沒有錢了,就回日本去打工,然后再來中國。

好在,他終于等到了一個角色:《走向共和》中的明治天皇。

當時,朋友給矢野浩二打電話:《走向共和》需要一個日本演員演明治天皇,片酬不多。他興奮得不得了,立刻去了。

拍完《走向共和》,矢野浩二有8個月沒有戲拍。

有一天,《走向共和》的工作人員打電話給矢野浩二,說楊陽導演要拍一個戰爭題材作品(《記憶的證明》),里面需要日本人的角色。他就去找副導演,談了兩個小時。

雖然還沒有最后決定要他,但他也好高興,因為等了8個月,終于有希望了。

回家后換燈泡,矢野浩二不小心摔下來,骨折了,醫生說要6個月才好。過了幾天去見導演,導演問你的手怎么了,他怕因此被拒絕,輕描淡寫地說:沒事,過幾天就好。

2003年,《記憶的證明》里,矢野浩二第一次出演日本軍官角色。之后,他就成了“鬼子專業戶”,《烈火金剛》《小兵張嘎》《鐵道游擊隊》……前前后后應該演了十幾個日本軍官。

2005年,對矢野浩二來說,是突破的一年。黃金時段里,有5家電視臺同時播放17部他參演的電視劇。

在住所邊上散步,一位女士突然走過來問他:“你是那個日本鬼子吧?”他嚇了一跳。對方接著說:“能給我簽個名嗎?”

矢野浩二這才知道,自己在中國火了,明星夢似乎已成真。

“你是哪國人”的酷刑

“鬼子專業戶”帶來的竊喜,很快變成了難以言說的苦惱。

他慢慢發現自己演的角色都是一樣的——“殘忍、冷酷、無情、好色的日本鬼子,最后總是會被擊敗,骯臟地死去。”

演戲像是一個枷鎖,讓他有種喘不過氣的窒息感。

有一天拍戲間歇發呆,化妝師問:怎么了,身體不舒服?

矢野浩二回過神,慌忙回答:“沒事。”

“真的嗎?鬼子要是沒有精神,說話的樣子不就不兇了嗎?”

“說的是啊。”他勉強擠出笑臉。

看到那些似乎永恒不變的軍服、道具、場景,甚至看著自己留了三年的胡子,他都會感到厭惡。

2006年,拍完《大刀》,矢野浩二決定暫時推掉鬼子的工作。

在一次訪談節目上,他說起許多來剛來中國的趣事,意外地被《快樂大本營》等綜藝節目看中,后來成為《天天向上》的常駐主持人之一。

2008以后,矢野浩二演了不少與以往完全不同的角色。

電視劇《翡翠鳳凰》中扮演的是一個生養在中國的日本人“小島”,長大后作為士兵再次回中國,會因立場變化而矛盾痛苦。

電視劇《少帥》中扮演的是張作霖的日本顧問、張學良的老師菊池,一個渴望和平的日本軍官。

電視劇《特戰先鋒》和電影《東風雨》中,他扮演的日本間諜屬于反戰同盟,搭上性命去執行任務。

· 《特戰先鋒》劇照。

電視劇《烽火雙雄》中,扮演戰爭年代真實存在的日本八路軍。

電視劇《盛宴》中,直接演了一個地下黨員。

朋友打趣:“浩二都在戰爭劇里出演八路了,這世上再發生什么都不稀奇了。”

電視劇里的他已經走出“鬼子”,現實生活中,他卻依然能感受到那片陰影。

他曾在綜藝節目上因為一句話,被嘉賓怒批。

網上說他回國被打、上了黑社會暗殺名單、被開除國籍、被迫下跪認錯的流言,一樁一件,描摹生動,如同親見。

2011年釣魚島事件后,中日關系又開始緊張。“你是哪國人?”這個簡簡單單的問題,對已娶了中國妻子、給女兒選了中國國籍的矢野浩二來說,猶如酷刑。

鬧得最厲害的時候,他常常一個人躲在酒店,假裝與世隔絕,不敢接電話,不敢聽到任何有關外界的聲音。

有一天,他在大阪街頭徜徉。當時是櫻花盛開的時節,滿街清酒飄香,到處都是穿著和服的賞花人群。矢野浩二看到了為數不少的中國人。那沒有恐懼、全心全意賞花的表情,中國人與日本人沒有任何差別。

那一刻,他似乎找到了答案。“賞櫻的人里有西方人,但他們永不可能像中國人和日本人那樣,面對漫天櫻花和清酒,隨口吟詠千年前的詩句。”這是經過幾千年交流和融合才形成的能互通理解的民族氣質和文化基因,怎能因為幾次戰爭就一葉障目,不見泰山。

從此,矢野浩二仿佛解脫了,他沒有放棄任何一方,而是更加努力地促進兩國交流。

他自豪宣稱:“我老婆和女兒都是中國人,我是中國女婿,中國就是我的第二故鄉。”

2014年,矢野浩二打敗木村拓哉、小栗旬等日本巨星,被評為“中國大陸地區最受歡迎的日本男藝人。”

2015年矢野浩二因促進中日兩國文化交流做出突出貢獻,而被日本政府授予“日本外務大臣表彰獎”,這是日本政府首次頒獎給在亞洲地區活動的日本藝人。

2016年,他回到日本繼續發展演藝事業,當《你住在這里的理由》節目組問他,為什么回到日本時,他說:我不太喜歡回到日本這個說法,我并不是離開中國,只是要在日本開始新的挑戰。

有趣的是,在中國演日本人的矢野浩二,回到日本又在日劇中客串起了中國人。

矢野浩二身上,能看到中國電視劇這些年的變化。一改過去的模式化,賦予了人物更多的性格特色。

而他一路走來的性格可能更能給困苦災難中的人們啟示——“我們生活在人的海洋里,許多人為了安穩的生活,選擇了隨波逐流。而如果讓我選擇,我會讓自己成為三文魚,即使會冒險,會損失一些東西,我也要逆流而上。”

責任編輯:隋坤

聲明: 版權作品,未經《環球人物》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2020-02-18 18:40

標簽

  • 演員
  • 作者:
  • 來源:環球人物網

相關文章

又一《權游》演員確診!英國女星茵迪拉·瓦瑪自曝感染新冠

英國女演員茵迪拉·瓦瑪(Indira Varma)在社交平臺宣布了自己確診新型冠狀肺炎的消息,她曾在《權力的游戲...

2020-03-20  評論

《權游》演員海維尤感染新冠,參演劇集《獵魔人2》已停拍

挪威演員克里斯托弗·海維尤(Kristofer Hivju)透露自己確診感染新冠,正在家中隔離。

2020-03-17  評論

武漢捐贈名單上,這個曾經的“鬼子專業戶”讓人肅然起敬!

而如果讓我選擇,我會讓自己成為三文魚,即使會冒險,會損失一些東西,我也要逆流而上。”

2020-02-18  評論

專訪演員邱林:“你”若盛開,清風自來

有著90后年輕演員的新鮮和朝氣,內心住著一顆踏實的演員魂,在即將于9月12日上映的電影《拿摩一等》里,邱...

2019-09-12  評論

評論(0)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最新文章

英雄,正是這般模樣——抗疫一線犧牲英烈群

{r[title]}

醫務工作者、公安民警、社區工作者、志愿者……面對洶涌而來的新...

“云祭掃”:今年清明不一樣的打開方式

{r[title]}

受疫情影響,清明節前,綠色“云祭掃”的方式越來越被大家接受。...

天安門廣場下半旗志哀

{r[title]}

4月4日,北京天安門廣場降下半旗,表達對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斗爭犧...

新華微評:絕不容許侮辱救火英雄

{r[title]}

救火戰士,英勇逆行,舍小我,為大家,無愧于英雄稱號,豈容詆毀...

南京化纤股票